第一章、老爹究竟在想啥

分类:灵异 字数:44603 更新时间:2021-12-04
夕阳西下,定丰镇的城楼上,潘龙正在焦急地走来走去,不时向北方极目远望。穿越到这个世界十六年,他第一次如此紧张和焦急。“老爹啊老爹,你可千万要平安回来啊!”见他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着急,北门尉韩庭劝道:“阿龙你就别担心了,壮武兄是我们定丰镇的第一高手,能生裂虎豹、掌碎磐石。这些年他带队猎妖也不是一次了,每次都顺利成功,这次肯定也一样。”韩门尉的儿子,他的发小韩风也连连点头:“是啊,阿龙你简直是在自己吓自己。我们定丰镇周围哪有什么厉害妖兽?韩大叔一定不会有事的!”潘龙勉强笑了笑,没有回答,心中却依然焦急。老爹的身手,他是知道的。正如韩门尉所说,寻常妖兽绝对威胁不了定丰镇第一高手“铁掌潘壮武”。但那是指老爹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可是……老爹这趟出门之前,受过内伤啊!半个月前,老爹突然说有急事要出去一趟,几天之前行色匆匆地回来,一回来就躲进了静室疗伤。这几天几乎就在拿养护脏腑的汤药当粥喝,伤势之重,令人担忧。这种情况下,他偏偏还要硬撑着带队去猎妖,自然让潘龙十分担心。以武学常识而论,受了严重内伤的人往往需要静养很长时间。别说是去跟妖兽作战,就算日常练武都要停下来。等到内伤恢复到六七成之后,才能开始作恢复锻炼。至于上阵搏杀什么的,除非是万不得已生死一发,否则无论如何都要尽力避免才对。这些道理,老爹肯定比他还懂。可为什么不听他的劝告,坚持要去猎妖呢?莫非这就是老人的倔强?“唉!才四十出头的人,怎么就倔得跟个老头子似的呢!”他心中叹息,却不能将这些话说出口——老爹叮嘱过,他受伤的事情一定要保密,谁都不能告诉。两世为人,他的阅历自然也比寻常少年强得多,老爹说得这么严肃,他多少能够猜出其中的缘由。身为定丰镇第一高手,潘雷潘壮武平时免不了会有需要展露武功的情况。他内伤不轻,想要一直瞒住,可能性不大。反而是这次猎妖,可以趁机受个伤。回来之后,他就可以借着这次受伤的名义养伤,避免泄露自己之前已经受伤的事情。说白了,老爹潘雷就是要演这么一场戏,从而掩饰自己的受伤。这一番谋划并没什么问题,可问题在于,老爹究竟为什么要隐瞒之前受伤的事情?自从猎妖的队伍出发之后,潘龙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定丰镇并不大,也就一千多户,万余人口。老爹作为定丰镇第一高手,又有官职在身,家族里面也有不少官员和武林高手,称得上是地方豪强。别说北安伯委任的镇丞镇尉,就算朝廷的北地巡查使者都要敬他几分,在整个北安郡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以他们家的身份,只要自己不惹事,就基本不会有什么祸事上门。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只要自己不固执,随波逐流,那就可以一直平安康泰。除非是遇到那些数百年一次的大乱世,否则无论是官是匪,都不会来找他们的麻烦。可是,为什么老爹要这么紧张,甚至于不惜冒险也要隐藏自己受伤的事情?他要躲避谁的追查吗?这些问题显然只能等老爹回来之后,从他那里得到答案。但是……老爹能够平安回来吗?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定丰镇地处雍州北部,虽然还没越过金城防线,没有真正深入大荒,可也已经是实打实的九州边陲。传说中如同山岳一般恐怖的巨大魔物未曾出现过,但轻易就能杀死一群猎人乃至于对抗军队的危险妖兽却曾不止一次出现。那些妖兽里面,力气大的能够撕裂坚固的铠甲,速度快的能够在一眨眼之中就杀死好几个人,而它们还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一些特别诡异的妖魔。它们些明明看起来并不怎么起眼,却有着诡异的能力,让人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中招,死得稀里糊涂。大概二十年前,西边二百里之外的定饶镇就遭遇了这么一个诡异妖物。短短一个月里面,定饶镇死了八百多人,光是死人最多的一晚上,就足足死了上百人!偌大的定饶镇被它闹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整个镇子几乎完全崩溃。最后还是从金城防线调来了一位身经百战,甚至于多次进入大荒猎妖的专家,才将其杀死。当时那位猎妖专家召集了十余位高手助阵,年青的潘雷就在其中。这些年来,潘雷不止一次给儿子讲述当时的场面,每一次都显得心有余悸。纵然有猎妖专家带队,十余位高手也死伤近半,最后能够全须全尾没受什么重伤的,只有三人而已。潘雷侥幸成为这三人之一,但那个恐怖的夜晚,依然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潘龙不曾经历过那样的战斗,可来自于信息发达的科技世界的他,能够借助自己从影视动漫作品里面得到的印象,对照父亲的描述,去具体想象当时的场面。那令他毛骨悚然,令他充满担忧,对这世界提不起半点安全感。从父亲第一次讲述当年的那场猎妖之后,他就深切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危险。从那时开始,他天天苦练,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才十六岁,就已经是定丰镇年轻代里面毫无争议的第一高手,三十岁以下的人里面,没有哪怕一个人能赢得了他。但他觉得不够,远远不够!自己的实力比起父亲还差得很远,像他这样的“高手”,父亲能够一次打十个。如果动真格的话,也许还能打更多。可即便是父亲,在这个世界上也算不得什么真正的高手。面对那些恐怖的妖物,他更多是靠着运气才能活下来。每当想到这些,潘龙的心里就充满了不安。而父亲宁可冒险也要隐瞒受伤的事情,更让他的不安大大增加了。前几天,他还能忍住,不让自己露出担忧之色。但到了今天,猎妖队伍预定回来的日子,他终于再也忍不住,天刚过午就赶到了城楼上,频频眺望北方,期待看到父亲平安归来。“老爹!戏演没演成功不重要,猎妖失败也无所谓,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啊!”当太阳几乎就要落到地平线上的时候,一大片黑点终于出现在了北方的远处。这让一直关注那边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振,潘龙更是忍不住大叫:“他们回来了!猎妖成功了!”大家都露出了笑容,理解他的失态——他今天实在是紧张太久了。别说是个人,就算是一张弓,崩着弦这么久,也是吃不消的。更有人在心中赞叹:“潘大少据说是个武痴,和家人并不亲近,看来全是谣言,他分明孝顺得很嘛!”其实这话倒也并不纯是谣言,当初潘龙刚穿越的时候的确心有挂念,有好几年都和家人不够亲近。但他的父母并没有因为他性格冷淡就不喜欢他,相反,他们一直在想办法让他开心。母亲回故乡闭关修炼独门心法之后,父亲更是将所有的心思都用来照顾和教导他,无论时间精力还是物资财富,从没有吝惜过一星半点。他能够成为定丰镇年轻代第一高手,固然有自己刻苦的因素,父亲的教导和培养,也同样不可或缺。这些年来,父亲以及其他亲人对他的关怀照顾,潘龙一一都看在眼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早已完全认同了这一世的身份,认同了这位父亲,也认同了这个世界的亲人们。眼看着猎妖队伍越来越近,他远远看到父亲的身影,等不及城门大开,直接从城楼上跳下,朝着猎妖队伍迎去。片刻之后,他在一辆大车上见到了父亲潘雷。往常威风八面,就算坐着不动都让人感觉到如同面前有一只猛兽那样紧张的“铁掌潘壮武”现在脸色苍白,甚至于连马都骑不了,只能坐在一辆车上,身下还垫着好几块兽皮,看起来啥是狼狈。但当他看到儿子赶来的时候,却露出了发自内心的愉快笑容。“老爹,你没事吧?”“还行,跟一只铁背熊硬碰硬干了一仗。那老东西怕是都快成精了,我吃了点亏,才算是弄死它。”潘雷面带微笑,轻松地说,“喏,你看它的牙齿,多长!”说着,他掀起了身边的一块兽皮,露出了下面硕大的熊头。那是一只极为狰狞的巨熊,光是一颗脑袋,就差不多有寻常人小半个身子那么大,嘴里的尖牙比寻常猎人用的匕首还长。像这样的大家伙,寻常的猎人大概只要被它的爪子蹭上一下,就连抢救的机会都没了。也只有潘雷这样的高手,才有本事把它给活活打死,变成自己的战利品。虽然潘雷也因此受了重伤,但像他这样的高手,受点伤不算什么。反正接下来他有好几个月时间可以养伤,在北地人的概念里面,猎妖受伤是理所当然的,只要没缺胳膊断腿,总是能完全康复的嘛。潘龙更知道,如果老爹不是为了演戏的话,就算他此前受了内伤,也未必不能毫发无损地拿下这只凶猛的妖兽。定丰镇第一高手的实力,其实比人们所熟知的更强!所以他越发纳闷,不明白老爹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知道老爹肯定是有原因的,可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连亲生儿子都要瞒着呢?

章节列表

发布评论

关于第一章、老爹究竟在想啥的精彩评论(949)

  • 大火烧林
    则王将军,亦执袁老扰之问:是究是何,此文何为。
    2021-12-04 803
  • 落笙玖玥
    言至此,李儒深吸气,身体战栗,神效安,
    2021-12-04 951
  • 一夜笑
    此周毅亦问过烈,然烈莫对,而西门少英亦不知其为何。周毅亦并未续之问,
    2021-12-04 819
  • 故名思榆
    我不由偷乐,观其天然兮,念在龙头拐时之一言而我堵得半死,心顿释。
    2021-12-04 993
  • 花小颜
    林暮笑颔:无妨。若真能令心,复酌增价。
    2021-12-04 609
  • 安知晓
    言之非,正是天,其成觉之东皇太一记之帝。
    2021-12-04 5
  • 云朝楚楚
    秦阳笑,实长得佳者,而尚未大,不长开,尤为胸前,不甚肥美。
    2021-12-04 168
  • 火中物
    空三道人影飞,赫然,是为殷梦璃行之秦晟等震慑。其并无远,于秦晟察下,
    2021-12-04 192
  • 熊狼狗
    而中域,虽是五域中大小之,而其内汇之强而最多者,其中多之天骄孽,
    2021-12-04 779
  • 励志海
    甚至都想,灭安未央之,则与五大长老同着把楚南图,振三神会之雄。
    2021-12-04 639
  • 画祗
    仙者进于筑基界后,与天地感,通贯天地,心神灵动,应敏。
    2021-12-04 389
  • 宋振华
    人能私一,或生愈佚。易斯庆摇了摇头,终无助,一切不得以易辰去择。
    2021-12-04 863
  • 我是个妖孽
    青锻麟呜而,化一道青光,自顾永真窟内遁出。
    2021-12-04 119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